积分商城

停不下来的思念泛滥成灾——父亲节追思心爱父亲

微信扫一扫,转发朋友圈

教程:怎么扫描二维码

发表于: 2017-06-18 13:06| 4110人阅读  1人回复| 只看楼主 | 倒序查看   

写在前面的话:这是一篇三年前写给我最心爱父亲的文字。每年无论是父亲生日还是父亲节,还是其他纪念的日子,都会为心爱的父亲写文章,可再怎么写,都无法表达对父亲的无比强烈的思念………没有父亲的父亲节是如此的寂寞和彻骨疼切心扉的疼环绕着……

停不下来的思念泛滥成灾

   
   下班后,我打电话给母亲,说我今天理发了,和母亲絮絮叨叨的播电话粥。母亲在电话那边停了一下,自然话题又絮絮叨叨地说起了父亲,我连忙岔开话题。生怕母亲又伤心。其实,我自己心难受得要窒息,随着长长的头发截掉,夺眶而出的泪水一齐涌来。傍晚回家,路过一家音像店,放着筷子兄弟的那首《父亲》,我不禁驻足,“谢谢您做的一切,双手撑起我们的家………”一曲终了,已是泪盈满眶。我最心爱的心肝宝贝爸爸,离开我已经整整三年了。
   读研期间曾含着泪听一位老教授讲座,70多岁的老教授带着黑纱给大礼堂的近两千听众上课,老人哽咽的说他刚刚失去父亲,成为了孤儿,老人动情的说,一个人无论多大年龄,如果没有了父母或者缺了一个,他都成了孤儿。他走入这个世界的门户,他走出这个世界的屏障,都随之塌陷了。父母在,他的来路是眉目清楚的,他的去路则被遮掩着。父母不在了,他的来路就变得模糊,他的去路反而敞开了。很多年后每每想起这个老教授的话,再回忆父亲的一点一滴,都会经不住泪流满面。
   
   一、回放父亲
   2014年6月10日,在与病魔抗争了5年后,我最心爱最疼爱我最亲爱的父亲走了,捱不住病痛的折磨,带着对人世间的无限眷恋,带着对亲人的万分不舍,匆匆地离开了,他走得那样痛苦,甚至没来得及留下临终遗言。从此,我行尸走肉的活在这个冷冰冰的尘世……
   父亲就是这么一个人,一生从没为自己谋划过什么,却甘愿为这个家操劳一世。他走后直到现在,思念总是像潮水一样涨了又退,退了又涨,想起他艰难的一生,晚景更是遭受病魔的痛苦,我不禁鼻子发酸,泪水也抑制不住无声地流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很痛苦,也很迷茫:如此善良老实的一个农民,为什么命运总是捉弄他?为什么不让我多享受长一些的父爱?我仰天长啸,无语苍天,我无力改变其中任何一次变故。我常常在想,我活着究竟有什么意义?我细细梳理父亲生前的点滴,试图能从中找到答案。
   父亲,墩实的身材,两鬓的头发有些花白,也很稀疏,红光满面的脸,憨厚老实的面容,目光很和蔼。一见到熟识的人,老远就会热情地挥手打着招呼:“嘿,哪(里)去?”见是父亲,对方也会愉悦地回应。所以即使独自出门,一路上父亲也不会寂寞。无论大人还是小孩,都喜欢和他谈天说地。
   历经生活的磨难,父亲过早地衰老了,四十多岁时就白发苍苍,跟他的年龄很不相称。我的父亲9岁丧父,父亲是老幺,他的童年几乎都是在伯伯和姑姑的教育下成长的,所以,父亲一直对自己的姐姐(我姑姑)非常好,对两个哥哥非常敬重,正是因为他深深体会到,缺失父爱的孩子是多么的不幸,所以,他对我和哥哥姐姐弟弟几个百般疼爱,却也不过分骄宠。
   父亲从不滥用长辈的威严来强制儿女做事,而是用一种无形的力量,感召着我们自觉自愿地去完成。记得我6岁那年,农忙时节,哥哥跟着父亲下田学插秧,我则牵着母亲,艰难地挪过一条条弯曲狭窄的田埂,到自家田里和母亲一起扯秧。跟着父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几天下来,我累得腰酸背疼。一天早上,我贪恋床上的舒适,赖着不想起来。这时父亲凑到我枕边,粗粗的胡子来回轻轻地蹭我的脸,然后慢声细语地对我说:“龙儿,起床吧,爸知道你辛苦,但家里每个人都没闲着。你也分做一点,就能早日收工,再辛苦坚持几天,就好好歇一歇吧。”就是这种无法拒绝的软“炮弹”,让我卸下心头的惰性,抖擞精神重又出发了。
   放牛、扯鱼草……童年,我们也曾像父亲小时候一样,做过多种家务活、农活,与父亲幼年时截然不同的是,我们是在父亲众志成城的理念诱导下,非常乐意地去完成的。父亲教育我们,从小养成吃苦耐劳的好习惯,不自私自利的好品性,我们在劳动中娱乐,在劳动中锻炼身体,磨炼意志,虽苦犹甜,同时也为我们以后的人生,积累了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回想起来,我对父亲没有半点怨言,只有理解与感激和幸福。
   父爱无微不至:我从小身体就不好,体弱多病,每一次感冒发烧,都少不了父亲忙碌的身影;甚至是哪天放学时突然变天下雨,父亲也会带着雨伞,神奇地出现在教室门口。而母亲,一定会在上学时候站在大门前,目送我和姐姐弟弟走过家乡的那条小河的石板桥。我太习惯父亲这种无处不在的关爱了,以至于时间和空间发生了改变,我依然未能适应和体会父亲奔波劳碌的不易。
   那时候,我和弟每个人几百元一学期的学费,对我家来说是一笔巨大的数目,却无法缩减,我只能从每天的伙食里节省再节省,尽量减少父亲的开支。重点高中在距离家上百里的县城,不能天天看到父亲熟悉的面容,时时享受他的关爱了,我变得茫然失措。第一次家长会,我翘首以盼,父亲却姗姗来迟,原因很简单,父亲为了省下来回七八元的汽车费,是踩着那辆低价转让,又几经他改装的破旧自行车艰难到达的。看到满头大汗的父亲,和他衣服上干农活没来得及拍掉的泥土和零碎的稻草,我心中涌动的竟然不是感动,而是无比的酸楚和失落!城里同学的家长个个衣着体面,而我的父亲一身土气,与这个城市反差太大,让我觉得在老师同学面前颜面尽失。以后的家长会,我以各种理由搪塞着老师,尽量不让父亲出现。老实憨厚的父亲,全然没有察觉我内心的异样,依然嘘寒问暖,寒暑易节,他会及时送上棉被或凉席。多年后我回头想想,在那个青春叛逆期的我,是多么的无知与荒唐,也许这些只有等到成长到一定的年龄才能够深刻理会。
   还在念大学时,就听别人说,大凡参加工作的人,第一次发工资,总想为父母买些礼物。的确,含辛茹苦的父母抚养我们不容易。从此,我也有一个心愿:等我第一次发工资,一定给父亲买上最能代表儿子心意的礼物。终于盼到了发工资的这一天。买什么礼物呢?给父亲买一双皮鞋,喜欢喝茶的父亲一个保温板和一个自动刮胡刀。后来,我干脆把自己的工资卡交给母亲,他们爱怎么花就怎么花。后来,父亲一直在用着我的茶杯,十几年舍不得换,说是二儿子买的。父亲的胡子很多,小时候经常喜欢摸摸父亲的胡子,父亲也喜欢用满下巴的胡子,轻轻地扎我们小小的脸蛋,常常一副快乐的画面。习惯用刀片刮胡子的父亲自此改为自动。后来,父亲的手很不方便,所以,每次回家,我的第一件事,就是给父亲刮胡子。现在想来,给父亲刮胡子是我这辈子最乐意最幸福做的事。只是现在,爸爸,我多么想再给您刮胡子了,可是,我永远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爸爸,这个世界上最疼爱我的人走了,今生今世,还有谁能像父亲那样宽容我,爱护我,牵挂我?那个在我每次出外工作学习时,问了又问,仔细记下我归期的人离我而去了;那个在我有一点点不舒服,就嘘寒问暖,惦记个没完的人离我而去了;那个在我每次回家,就跟在后面,想要跟我多说一些话的人离我而去了。最爱我的人奉献了他一生的爱,却还没来及获得太多的回报。我享受了一生的爱,却没有来得及敬献我的爱。沐浴了太多的恩宠,想要回报,一切却都已经太迟。
   深夜,我坐在异乡,远望这个城市陌生的万家灯火,泪水常常会忍不住流下来,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常会想起父亲坐在沙发上衰老的样子和父亲蹒跚走路的身影。现在,这些身影我只能从梦中寻找,爸爸,我该怎么办?
   二、重说爸爸的爱
   父爱如伞,为我遮风挡雨;父爱如雨,为我濯洗心灵;父爱如路,伴我走完人生。恐惧时,父爱是一块踏脚的石;迷失时,父爱是一盏照明的灯;枯竭时,父爱是一湾生命之水;努力时,父爱是精神上的支柱;成功时,父爱又是鼓励与警钟。
   我的父亲的爱是隐形的。不善言语,总是忙忙碌碌地奔波,为了生活,为了让我们过上更好的日子,曾记得小时候自己总是羡慕、渴望,眼巴巴地看到别的孩子被他们的父亲抱起,高高地举起,那清脆悦耳的笑声,成了梦中的一个小小悸动。为什么父亲就不抱我呢,是不疼我,还是不爱我,心里充满冷冷的疑问,甚至泛起丝丝的恨意。
   父亲是慈爱的。虽不言不语,却默默的付出。只是后来才慢慢渗透其中的疼惜、爱怜。听母亲说,我几个月大时,一天夜里突然高烧快四十一度了,年幼的我已经被烧迷糊、晕过去了,眼睛睁得很大很大,大家都以为无力回天了,当时外面下着鹅毛大雪,寒风凛冽,除了雪和霜冻,仿佛都冻僵、没有声息了,父亲一言不发,抱起我,就冲向一家行医很久的老医生家里,由于天气寒冷,又是夜里,怎么喊医生就是不开门,看看怀里的我,父亲把我交给母亲,不知当时哪来的力量和敏捷,情急之下“嗖”的一声,没等母亲反应过来,就闯进那医生的家,给了我第二次重生的机会,拯救了一个刚几个月大的我。直到现在,印象最深的是,小时候附在父亲背上的日子,父亲的背像软垫,真舒服啊,更像一座大山,支撑起我整个人生的坐标。
   父亲是严肃的、严厉的感情确实质朴的。父亲的爱,总在严厉中绽放;父亲的爱总在您需要的时候才来临;父亲的爱总是让我们不得理解,但是,我们完全理解时,才知道父亲的良苦用心。父亲是勇敢的,坚强的。在困难面前从不退缩,畏惧,更不会流一滴泪,即使危及生命也在所不辞。父亲一直以种地来谋生,在漫长的农忙季节,父亲总是默默地忍受中国农民最辛苦的劳作。以致肩膀上留下了厚厚的疤痕。吃苦耐劳的父亲思维活跃,目标明确的。
   有一种爱,它是无言的,是严肃的,在当时往往无法细诉,然而,它让您在过后的日子里越体会越有味道,永生永世忘不了,它就是那宽广无边的父爱。父爱其实很简单。它像白酒,辛辣而热烈,容易让人醉在其中;它像咖啡,苦涩而醇香,容易让人为之振奋;它像茶,平淡而亲切,让人在不知不觉中上瘾;它像烈火,给人温暖去却令人生畏,容易让人激奋自己。父亲的爱,是春天里的一缕阳光,和煦地照耀在我的身上;是夏日里的一丝凉风,吹散了我心中的烦热;是秋日里的一串串硕果,指引着我走向成功;是冬天里的一把火,温暖着我那颗冰冷的心。父亲的爱,无处不在!纵使是丹青高手,也难以勾勒出父亲您那坚挺的脊梁:即使是文学泰斗,也难以刻画尽父亲您那不屈的精神;即使是海纳百川,也难以包罗尽父亲您对儿女的关爱!
   父亲像一个擎天的巨人,为我撑起一片生活的空间。父亲像一座大山,担起所有的重担,让我活得轻松安然。父亲像一把万能钥匙,解决所有的问题之门,让我过得怡然自得。父亲像一望无际的大海,吸纳过滤所有的困苦,留给我的永远是快乐晴空。父亲像一轮太阳,照亮我的心田,让我永远阳光灿烂。可是,爸爸,我没有了大山,没有了万能钥匙,没有太阳,我该怎么办?
   是的,有父爱的地方,就会有温暖,灿烂的阳光。
   岁月匆匆,时光会冲淡人的记忆,童年的许多往事,都逐渐模糊不清了。但您所施恩给我的爱,却愈发地清晰,而且一次次地在梦里萦绕,挥之不去……
   沉浸在父爱里的人,是多么幸福啊?不能忘记,儿时的每一个傍晚,劳累辛苦了一天的您,总爱一手抱着我,一手拿着书聚精会神地阅读。于是,在潜移默化中,您塑造了一个同样嗜书如命的我。
   在父亲的影响下,自小学三年级开始,我就涉猎文学作品了。是父亲为我打开了一个异常广阔丰富而又让人惊奇的世界:“替天行道”的梁山好汉、知恩图报的侠女狐仙、出身贫贱却敢于抗争的烈性女子……那一个个栩栩如生、个性鲜明的人物形象,他们的命运和遭遇,他们的不幸和痛苦,使我开始了对人生的思索,并渐渐悟出了一个人生真谛:人人都想掌握自己的命运,但在不可或知的生活里,很多时候,人们对自己的命运却又无能为力。于是,悲剧诞生了,多少善良美好的心灵也随之毁灭了。
   感谢您,父亲!是您使我与书结下了不解之缘。
   为生活所迫,为风日摧损,这就是劳苦的您。忘不了在那贫穷的岁月里,一家六口的衣食住行您一肩扛着。读了半辈子书的您不善耕作,养活一家老少只能从牙缝里省。一路颠簸一路坎坷。您这辈子很苦、很累!生活压弯了您硬朗的腰,风霜染白了您满头的黑发……
   在我读小学的时候,老家村里面很多人开始流行“读书无用论”了,周围很多人的孩子,在读完小学后就没有读书,送到外面当时最流行的广东务工,很多人当着父母的面,炫耀自己的孩子有几百元钱的工资,但是父亲却不以为然,没有理会那些人。照常咬牙坚持供几个孩子读书。时间是最好的证明,后来,老家的那些人一再向自己的后代叮嘱,说要向父亲学习。直到现在,很少回老家的父母,一回老家拜年,会受到人们如贵宾般的接待。这些,都是父亲应该得到的尊重。
   12岁,我上初一了,开始住校,那个时候,我在学校开始认识了不同乡镇的人,开始了我自己独立的生活,条件非常差,经常是二三十人住在一间寝室里,吃着是用铝饭盒或者是不锈钢饭盒蒸的饭,嘴里嚼的菜,也是一周带一次的土罐子腌制的咸菜,有盐黄豆,有榨菜,有芋头……一周的饮食都是一成不变的。同学们的父母,有的时候还经常时不时地从家里送点热菜过来吃,当我吃着别人的菜的时候,心里有股酸酸的味道。那个时候的我也会很挑食,艰难的日子,让我越来越思念我的父亲了,那个时候的通讯,就不像我们现在一样,随时可以打招呼。周日我去上学的时候,母亲给了我几元钱,而父亲的回答竟是:一个星期全部吃咸菜也行。我当时经常想的就是:其实,我们家离学校也不是相当远,如果家长怜惜的话,骑车完全可以送点菜过来的。 时光的飞逝,转眼初一读完了,我进入了初二年级,当时的我也和大家一样,是个懵懂的青少年,遇事也是忽冷忽热。我那时候的成绩,还是经常被老一辈的拿出来比较,其实,我没有完全把心思放在学习上面,但是,初二年级的几个老师完全影响了我,让我能够认真的去学习。从不看我成绩单的父亲,偶尔有时候看看,却从不多说,我能体会到父亲看我成绩单后的感受。当我进入初三年级的时候,遇到了我的恩师——钟老师,他让我学到了很多的道理,我的写作爱好也是受他启发的,冥冥中感到一丝悲伤!我的印象里,父爱这个词就是出自他的嘴里的,让我有了很长时间的反思。
   初三的学习,无疑是很紧张和残酷的,每周放假的时间,也就直接缩短了一天,周日的上午就得回学校上课,以前,父亲还会叫我下田地干农活,自从我初三备考的时候,父亲也就没有强调这些个了。当时姐弟几个读书,负担重压力非常大,而此时的父亲,依然给我讲的是他说了几年的话:只要您有能力考上,我就有能力供您读。这句话在我心里回荡了很久。
   我在努力的备考的同时,还开始了我平生的第一个兴趣爱好,那就是我现在引以为豪的乐器和写作,父亲一直很支持我平时的个人修行,父亲也从来没反对过,父亲也见证了我的音乐和写作的成长。
   中考的成绩500总分,分数出来了,我考了456分,我其实非常沮丧,虽然不是很理想,还有因为身体较差,但是,父亲却没有对我有半点不满意,反而宽慰我。在学习上,父亲从来没有提过什么要求,我们也很自觉地会告诉他,一般父亲听完之后,说一些鼓励的话,就过关了,因为他完全信任我们,也就觉得没有必要多说。
   不知不觉的是九月一又到了,父亲送我到县城读书了,我上了高中,又进入了一个陌生的学习环境,座位左右隔壁的,没有一个认识的,全是那些陌生的面孔……进高中时的学费,是有史以来最贵的,一个学期是几百元,但父亲一直是抱着“再苦不能苦了孩子,再穷不能穷了教育”的信念的,我读书的生活费和资料费,父亲从来没有拖欠过,而且还经常敦促我母亲,叫多给点生活费,那时候,我还没有完全读懂我的父亲。
   很突然的一天来了,父亲和我们围着桌子喝茶的时候,突然和我聊起了鲁迅、郭沫若、茅盾之类,他当年读书的情境,还有毛笔字……对父亲的认识,我渐渐的深入了,我也终于知道,为什么以前他从不让我过问家事,原来他一直以为我很“嫩”。从此以后,家里的很多决定父亲都会找我商量,问问我的建议,听听我的想法,以至于又多了一句影响我一生的话:您现在应该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该怎么做不该怎么做!这句意味深长的话,一直徘徊在我的脑海里,一直被我奉为经典,甚至有的时候,我还分享给我的同事和我的学生们!
   高三那年,父亲和母亲突然决定,让我和弟离开本县城,去外地市里上学,那个时候,这个决定让很多人感觉很意外,后来,事实证明父亲是非常有远见的。时间的车轮在慢慢地转着,转完了我的高中生涯,接着走进的是我的大学生涯!
   后来,我和弟弟先后进入大学,成为那个镇远近有名的人,因为那个时候,一个家庭能够上大学就是非常神奇了,何况一下子几个,而且专业是“英语教育”。当然,在如今只要上了高中(甚至初中),就能够读大学的大学泛滥时代,大学生多如牛毛的现在,人们是永远无法体会的。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父亲心里是无比的喜悦的,那些日子,是父亲最耀眼最开心的日子。因为,他一下就培养出几个大学生。
   后来,我大学毕业出来工作,天天吃着父亲做的饭,现在想来,那是我一生中最最幸福的日子。我在业余时间喜欢写写画画。父亲来时,看到我的一些不成功的作品,却非常高兴。从此,父子间就多了一个话题,他常鼓励我:“要学好书画写好文章,必须多读书,特别是文学诗词之类,这些外在功夫不可轻视。要多练。”我深知父亲的话言之有理。记得有一春节,弟弟画了一幅墨竹,贴在自家墙上,爱舞弄文墨的父亲,当即为之题了一首诗:
   幼年学画只缘趣,不写潇湘斑竹痕。
   暂取中虚铭素志,藏根亮节胜凌云。
   这幅水墨画,直到现在还在老家的墙上挂着。在家工作的那段时间,我也经常会把自己写的文章给父亲看,因为,父亲一辈子非常喜欢鲁迅的文章,刚开始,父亲会以戏谐的口吻说,这个没有达到鲁迅的那样的风格,我经常会很夸张地说,老爸,你儿子怎么可能和大作家比啊。次数多了,父亲就会戴上老花镜,拿着稿子看得很认真,稿子还给我的时候,上面写满了父亲改过的文字,甚至连标点都会修改。直到现在,我依然觉得,那是父亲留给我的最宝贵的一笔巨大财富,只是这些文稿甚为可惜,搬家的时候不小心丢失了。
   那些工作的日子,我很不开心,于是,我决定考研,也是为了还自己当年大学的一个心债。对于我决定考研,我不知道父亲的态度怎么样,当然,父亲是支持的,只是那个时候,父亲已经患病了。等我面试回来后,在那些日子里,父亲叨唠着我去上学的倒计时,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
   我永远无法忘记,我离开家上学的那天。那天,腿脚不便的父亲早早起来了,生怕自己错过送我去车站。后来,哥哥驱车带着他到车站,我笑着对父亲说:“爸爸,以后咱们吵架可是要花钱了啊,看看,您把一个儿子嫁到外省去了。”原本想调节氛围的我,没想到,父亲哇的一声大哭,完全不顾周围的人群诧异的目光。我抱着原本高出我一头,现在却瘦小的父亲也大哭,心如刀割。直到现在,我还时时反思自己,当年的我,真的有必要离开家吗?
   爸爸,您是圆心,我是半径。儿女长得再大,走得再远,都走不出您关爱的视线。如果有人问我,脸上为什么荡漾着灿烂的微笑,我会自豪地告诉他,那是因为我正沐浴着爱的阳光。而您,就是我最温暖、最灿烂的——阳光地带!现在,没有了您的阳光,我还会微笑吗?爸爸!
   
    
     


想念爸爸----
发表于: 2017-06-19 08:50:21 只看该作者  沙发

你父亲有你这样的孩子真的是幸福。

  • 含笑若童
    含笑若童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如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好好珍惜眼前的父母!也愿天下父母健康平安!

    举报 2017-07-30 16:30:54 回复

我也说一句

未登录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看不清,请点击刷新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快捷工具箱 隐藏

发帖
大话赣州 赣州帮 摄影贴图 食全食美 旅游户外 我要结婚 文化休闲 情感生活 房产家居 动漫创意 大话体育 亲子乐园 游戏交流 汽车之家 时尚购物 网络团委 南康论坛 瑞金论坛 赣县论坛 信丰论坛 兴国论坛 宁都论坛 大余论坛 上犹论坛 崇义论坛 安远论坛 龙南论坛 定南论坛 全南论坛 于都论坛 会昌论坛 寻乌论坛 石城论坛
联系客服

Tel:0797-8400912

在线:9:00-18:00

关注